一晃,距离上一篇,竟然快3个月了。这3个月简直马不停蹄,浑浑噩噩,有好的事情,也有坏的事情。在杭州,满打满算待了也有一个半月,最忆闻涛路是因为后来梦怀妹子每天陪着走走路,我是一个喜欢溜达溜达再回家的人,所以能碰上一个有同样爱好的人也着实不易。何况妹子性格和某些观点和我很像,所以总有说不完的话题,可能都才离开校园不久吧,所以大抵上也都像个孩子,难得的单纯和快乐。然后开玩笑说,本人交情深的闺蜜有好几个,但是怎么每天发生点什么事最先想到的都是你了!另外一个值得回忆的是官邸国际,因为那里房子比较大,住起来也爽,况且,这是第一次让我觉得,同事不仅仅是同事,一下子也没了职场的感觉,大家一起出差的感觉很不一样。

好了,故事结局就是,最近来帝都了,一系列的好事坏事都来了。这次终于见了小黄真人,请他吃了烤鸭,虽然这也才认识个几天,仿佛认识了挺久,什么话题都能侃起来,至少开心不开心生病不生病被盗不被盗,只要我约了,都肯不远万里来奥森这边跟我聊上两句,我很感激。再后来,托太云的福,认识了申剑同学,先不说技术水平有多高,至少他的底蕴,他的淡然,他的谦逊,是我在同龄人间很少遇到的。申剑是《深度学习》主要的译者,如此巨大的工作量在短时间内能有如今这个完成度真的不容易。聊机器翻译的过程中,我发现了思维方式的确很重要。我们都知道,深度学习这个东西,很难得到理论上的严格证明,比如,很多目标函数都不是严格凸函数,所以计算得到的也就是个局部最优罢了。至于求解过程,当然是用了各种优化的算法,如梯度下降,再如牛顿系列,我呢,总是习惯于认为只有把各种推导亲自做了一遍才算理解了某个模型,而事实上,去年我还真就是在写各种一阶偏导二阶偏导的东西。然而此项工作,在深度学习里自己写一遍是不现实了。所以申剑同学更多提倡把原理搞清楚,后面就是编程,编程,编程的东西了,高超的编程技巧才更重要,换言之,深度学习注重实践。最近细细品味了这些个观点,俺是很赞同滴~短短的聊了2个小时,收获良多,好像突然就进阶了,果然自己吭哧吭哧看很久的东西不如大神一两句话点透来的管用。

下面就说说让我头大以及心情坏到极点的事情。我呢,天生精神头不错,所以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公司都习惯于早出晚归,尽量把时间用充分一点,毕竟事情已经堆成山啦~瞅瞅这该看的论文,该看的tutorial,该看的文档,想做的开发,感觉全年目标完不成。帝都作为我的第二故乡,我从来没思考过人身及财产安全问题,但好像,这样的事情每个人都要经历一次一样。最可恶的就是尾随,本来下班晚就已经脑子成浆糊了,骑车七扭八歪,后面还有坏人跟着,想想都已经气到鼻子歪啦!哎,总之结局就是我的中国红丢啦,你说心多塞心多塞,好想念我的小红。手机倒是次要的,随之而来的是这两天我都比较恐慌,厌恶天黑还没到家,厌恶了996,内心也竖起了一道阴影和防火墙,走路也觉得后面有人跟着我。岳老板的糖果和小蛋糕不错,改日一定用代码好好回报老板~感谢大家在第一时间提供的帮助和慰问,接下来一定用200%的努力回报各位。下面说说我眼里的太云,云伯伯总是辣么的善解人意,辣么的体贴,于是我就有了个半碎屏的手机,hhhhhh这都是次要的,说正经的,太云是我多年前就听到的名字啦(因为corrplot),但是今年在杭州才见第一面,也算是与我价值观比较相符,为人随和。云伯伯是个非常优秀的咨询顾问(数据产品经理)和数据科学家,日常仔细着关心每一个人以及COS的大小事。

最近,好像更多时间是在带实习生们做点东西,自己写代码反而少了,可能主要是大家过于给力了,比如师弟,我交给他一篇什么论文,总是在一天内甚至俩小时看懂核心部分,并且搞定代码,我更多来负责code review和代码规范以及一些工程上的事情,膜拜师弟。还有那个给我们汇报机器翻译的小朋友,也是认真细心,相信在自然语言和深度学习上一定有了不少收获,我呢也就是校正一下讲东西的思路和条理。

鄙人长久以来的想法是,无论是工作,生活,还是感情,道理上都是一致的,就是态度要端正,要走心。就比如COS主编大人雪姨前些个日子说的,每个人的能力都有边界线,所以不要求每个人都是大神级别,但是态度一定要端正,否则就要跪搓板啦~我通常的要求很宽泛,就是要认真,摆正心态,其他的就很少看了。所以我很赞同COS现在的投稿模式,不能原创的,咱写点平时学习的心得总可以了吧,咱对着某个教程把某个事情实现了上来说说总可以吧,咱深入研究一篇爱可可老师推荐的论文写个读后感总可以了吧,让大家从感性的角度先认识一样东西挺好的啊!比如我觉得大钧那篇迁移学习就是个例子,不算是原创,但是是自己平时的学习成果,写出来对自己很有帮助,我就不相信每个人都没话说,没话写。

好啦~感觉自己好了一大半了,又一篇流水账,客官随意打赏~